AWID是一個由女權主義者主導的、會員制的、並且支持運動的全球性組織,致力於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性別正義和女性的人權。

Join AWID now

© Adolfo Lujan | Flickr (CC BY-NC-ND 2.0) - modified

「性工作就是工作」:迦納青年女性主義者實現女性主義理想之道

作者:法蒂瑪 B. 黛珀 (Fatima B. Derby), 迦納  阿克拉

2017年AWID的#PracticeSolidarity(#實踐團結精神)行動凸顯了青年女性主義者透過到場相挺、跨區域對話、與其他運動者並肩上街頭、不同社會運動合作等方式,來打造女性主義未來。女性主義團結精神與集體行動在實務方面首先需要理解並正視以下這點:我們的經驗雖然在某些方面相似,但在其他方面也獨特且不同。我們的不同身份,例如性別、種族、階級、宗教、族裔、性傾向、能力或障礙都左右了壓迫制度對待我們的方式。正視這些不同的經驗有助於我們在各種社會運動中找到共通點。而這分對團結精神的領悟是女性主義運動及組織的關鍵。

瑪蜜・阿庫・基爾瓦・馬芙(Maame Akua Kyerewaa Marfo)是青年女性主義共同體(Young Feminist Collective)的組織者之一,這個位於阿克拉的女性主義團體致力承襲女性主義先人的剽悍大業,以此為自我定位。對瑪蜜來說,當她刻意選擇在行動與組織工作時,納入不同背景的女性,並以其為核心,團結精神的實踐就是女性主義理念的落實表現。

「女性主義團結精神就是與各種社會邊緣人站在一起,即便她們經驗與我不同。」瑪蜜表示。

美國女性主義者 胡克斯(Bell Hooks)告訴我們「團結精神與支持不同。要體會團結精神,我們一定要有一個利益共同體、共同信仰與目標為核心,以此團結起來,建立姐妹情誼。而支持可能是偶爾才有。來得快,也可能去得快。團結精神需要的是長長久久持續的投入。」

2019年4月,一百多名女性因涉嫌從事性工作而遭非法逮補的消息傳出後,在奈及利亞的推特上引爆怒火。此次逮捕後來稱為「阿布札警察突襲」事件,是由聯邦首都地區管理局(Federal Capital Territory Administration)特遣部隊與奈及利亞警方共同發動。警方從在街頭、餐廳、夜店和酒吧逮補這些女性,指控她們為性工作者,還敲詐勒索。許多女性被要求繳納8美元(3,000奈拉)的罰款或被判處監禁一個月。對有些人來說,8美元似乎是一個很小的數目,但在一個最低工資約為每天3美元的國家,對許多人來說,這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那些無力支付罰款的人遭到了警察性侵。

阿布札警察突襲並違法逮捕涉嫌性工作女性  顯示,性工作在社會及體制下的污名有多強烈。選擇自由生活,按照心意打扮,隨時隨地想去哪就去哪的女性常常被視為「性淫蕩」。與淫蕩連結的污名讓女性暴露在更高的暴力風險之下。不幸的是,理應保護女性的警察自己就是國家暴力的代言人。突襲事件之後,女性人權組織、非洲海內外的女性主義者透過社群媒體,發洩她們對於女性被制度化壓迫的怒火及失望。奈及利亞女性主義者安潔・恩杜卡・恩沃蘇(Angel Nduka-Nwosu)受這些對話啟發,創了#SayHerNameNigeria(#說出她的名字奈及利亞),這一詞脫胎自「#說出她的名字」(#SayHerName)運動。根據「說出她的名字」運動的使命宣言,「該運動呼籲大眾注意警察對黑人女性、女同和女同志的暴力,並要求討公道、警察暴力的對應政策及媒體對警察暴行的報導都要納入這些女性經歷。」

當我第一次聽到阿布札警察突襲事件的消息時,我感到震驚和怒氣沖沖。我知道我得做些事情,所以我聯繫了一些奈及利亞女性主義者,詢問可以幫上什麼忙。她們把我加到了一個Whatsapp組織小組,奈及利亞女性主義者當時正打算在拉哥斯和阿布札抗爭。我自願組織了一次在阿克拉團結遊行,他們很快就同意了。我聯絡上了阿克拉的其他青年女性主義者,青年女性主義共同體的成員,我們開始組織團結遊行。

潔西卡・阿爾默(Jessica Armooh)跟瑪蜜一樣,也是阿克拉青年女性主義共同體的成員。無數次在路邊檢查站遭到警官性騷擾的經歷,給了她上街頭參加「說出她的名字奈及利亞運動」展現團結精神的理由。她表示「阿布札警察突襲事件赤裸裸證實了女性的惡劣處境,特別是與這些警官互動的單身女性。但也很高興地知道,身為女性,我們團結互助,為自己挺身而出,聲援彼此。」

對我來說,組織及抗爭是激烈又嚇人的經驗。動員群眾抗議警察暴力意味著我得跟迦納警察打交道。我寫信給迦納警方,告知他們我們提出遊行計畫,他們邀請我去阿克拉地區警察總署,回答關於遊行、主辦者和參與者的問題。再三向他們保證這是和平遊行,而且我們也不是「恐怖組織」之後,警方告訴我遊行獲得警方護送的程序。

儘管有點害怕,也擔心自身安全,但是想與其他女性站在一起討公道的決心給了我所需的勇氣。

當遊行讓我有些惴惴不安,對娜娜・阿克蘇亞・漢森(Nana Akosua Hanson)來說,這一次是一個被培力的經驗,她是迦納的年輕女性主義者及Drama Queens劇團導演,這是應用藝術於人權運動的政治劇團。在這天之前,娜娜・阿克蘇亞從來沒有參加抗爭過。她說過程讓人如獲自由。在那一刻,她對運動的力量感受極為強烈;後續她參與了英國以及奈及利亞等不同城市規模較大的女性遊行。

「團結遊行讓我看到女性主義團結精神如何體現。來自不同大陸、虛擬空間和阿克拉街頭的的女性主義者雲集,為了解放的理念而團結齊心,相挺遭受警方暴力對待及高層領袖忽視的性工作者。」

對於年輕的迦納女性主義作家納娜·亞・科納杜・阿吉彭(Nana Yaa Konadu Agyepong)來說,走在阿克拉街頭,大聲反對國家對女性的暴力行為很痛快。她指出,不論是哪個國家的壓迫制度都大同小異。「一直有迦納警方對女性施暴的事件。我們的抗爭是為了阿布札的女性,也是為了對女性行為的限制;不論是上夜店、在阿布札工作或是在阿克拉開車。」

這種橫跨洲際,採用抗爭語言和實踐的情況在在顯示了全世界黑人女性面對父權、種族及其他形式的結構式暴力時,遭遇大同小異。

我們對抗息息相關,#PracticeSolidarity運動的中心原則已成為女性主義理想的實際狀況。而這樣的女性主義者理念實現帶給娜娜·亞(Nana Yaa)希望。

「我們要走的路還很長。現今已有些進展。而我知道,是個人努力集結起來的力量,將帶我們獲得自由。」
 

遊行前往阿克拉的奈及利亞高級專員公署,大聲喊著「Ashawo work na work(性工作也是工作)」令人感到自由解放。幫助我們肯定了自己的能動性,帶來了抵抗壓迫國家的力量和信心。對我來說,在這個當下,這就是女性主義未來成真的時刻。

 


「讓它長吧!」

古可拉•安度(Gucora Andu - @gucora.andu), 作(肯亞奈洛比)

一個高舉著雙臂的黑人女子,不在乎地露出毛髮濃密的腋窩。在許多社會文化中,女性的腋毛是禁忌,而男性則不在此限。不除毛可以是一種選擇,這種想法是重要的一步,可以朝重整該議題邁進。

“Let it Grow” by Gucora Andu

 


< 我們的鄰里、我們的網絡、我們的力量

讓隱形的女性主義理念實踐主流化 >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