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ID是一個由女權主義者主導的、會員制的、並且支持運動的全球性組織,致力於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性別正義和女性的人權。

Join AWID now

© Adolfo Lujan | Flickr (CC BY-NC-ND 2.0) - modified

我們的鄰里、我們的網絡、我們的力量

M作者:瑪塔・布拉薩・費南德茲 (Marta Plaza Fernández - @gacela1980_reloaded), 西班牙 馬德里

我想分享實現的女性主義理想實踐是關於交織彼此之間的支援網絡。

透過不同的方式在社交網絡上集結,我們共有的無助脆弱在此現身,並使讓我們所有人都變得更堅強。

在2011年5月15日的示威遊行後,在馬德里、我所居住的甘貝里(Chamberí)社區的街道周遭越來越像是公民行動的集結基地。我在想,這幾年,與許多先前不知姓名也不知他們過去的鄰居、之前可能是連擦身而過都毫無所覺的路人,在此看見彼此、與彼此的模樣、聲音、微笑連結。我在想,我們是怎麼投身於此,又是怎麼織起一個可以觸及的、具體的群體網絡; 我們是怎麼手牽著手前進,朝向我們想要並迫切需要開創的、一個更適宜居住的未來世界邁進。

有一群推動著我們真正行動的運動者與烏托邦主義者作為鄰居(如此使用「烏托邦」這個詞最合適不過),對我來說,實際上他們是第一群在我與他們分享自己的歷史和認同時,給了我不同回應的人。我跟這群女人分享我的精神診斷結果、多次的住院醫療、多少與藥為伴的日子、身心障礙手冊、我面對維持生命時有斷線的狀態。

這些鄰居、朋友、夥伴、連結、愛 ,在得知我被大眾貼上麻煩、控制狂、狂妄自大等標籤後 ;不但沒有離我遠去,反而成為我主要的情感網絡、與我相伴。他們決定在暴風雨來臨之際與我一起探索自我。這些人賦予我的生命不同的意義和價值。

實現我們的女性主義理念包含了「姊妹,我相信你」的信念。當我們有朋友受到男性攻擊或是當有精神病診斷的女人在經歷過暴力後,面對到這些本來應該提供我們協助的精神疾病醫療體系和機構們(然而他們常是再度加深我們創傷的新加害者),我們行使這個信念。社會現實必須要尊重我們自身的決定,不得排除我們主導自己前往特定空間或其他地方的動能和能力; 聆聽我們的敘述、想望、需求...而不試圖把對我們陌生的東西強加於我們。這表示不取消我們陳述在法律上的有效性、不提及我們診斷的標籤、不暗示我們的瘋狂。

經歷這些轉變,每一次待在精神療養場所都會把我們曾建立起來的聯繫給消除; 然而這個網絡持續待在我身邊,裡面的成員輪流每天問候我,打電話或是登門造訪,讓我在精神病房的限制範圍中能最大程度地感覺到另一個人就在附近、就在鎖起來的門的另一邊(但可惜的是當加害狀況發生時,門是開的)。我這群夥伴分享的溫暖與仁慈讓我可以重建曾經與生命斷裂的連結。
更大的刺激是當我已經察覺數不清的暴力行為和虐待(在其他攻擊行為外,我有很長時間被綁在床上,為了「緩和自己的狀態」)。我決定永遠不再回來住院。

從那時開始,這個關懷網絡,這些女性鄰居/朋友/懂愛的人/夥伴尊重我拒絕住院的意願,並支持我度過每次危機。

沒住院、也沒有暴力介入。她們輪流在我與生命的關係如此破碎、感覺無法自己度過的危機感時陪伴我。她們建了一個WhatsApp的問候群組,協調出照護和責任的班表,不讓任何一個人覺得無力承擔;因為當一個個人感到承擔過重時,做決定時容易被恐懼和控制需求影響,難以將陪伴與關心放在首位。

循著這樣的方式我們克服了第一次的危機 ,並且,沒讓我住進精神病院。 這對我的生命產生了戲劇化的改變。有好幾個月我的生命岌岌可危,對我跟我的夥伴們來說,這段時期充滿了激烈的痛苦和恐懼。但我們克服了這個危機,所有我能想到的就是,如果我們能夠度過這一回,我們就可以找到辦法去面對接下來可能出現的困難和危險。

我們在生活中的每一天,以不同的形式成長與擴展著女性主義理想的實踐。我們一起學習長大。甩開「接受福利是我權」的心態,我學到的第一課是:在現實中,在清醒與瘋狂的界線的另一邊,沒有「被照護者(因精神病人的標籤)」或是「助人者」。我們學到、我們學著、朝向關心他人和被關心、相互支持的本源移動。

我們同時探索著自我照護的界線和集體關懷的力量,將其重新分配,讓它不會癱瘓我們。我們學會了,— 直至今日,我們也持續學習著關於喜悅和享受有自我選擇的照護形式。

另外,我們最近的學習收穫的是在彼此相互給予和收受的支持交流中,將「金錢」加入考量的難度。發現內化的資本主義持續反映我們與金錢的關係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即便我們當中沒有人覺得需要為一起煮食的小扁豆罐頭分帳、吃跟煮本就是不同的事情,我們對錢的預設期望值都是不同的。像是「你的價值因你擁有的金錢多少而定」這樣的話卡在我們之間,沒人批判分析過它。直覺認為每個人擁有的金錢就是個人努力賺來的、當中沒有其他的社會條件因素影響,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事實上,在這個堅實的互助網絡中, 金錢,依據需求重新分配是毫無疑問的這件事仍是難以觸及的日常現實。這是我們團體網絡近來開始嘗試和思考這個主題的原因。

我們希望更接近反資本主義的理想,選擇以互助作為我們生活的方式,而這些引領我們去解構我們個人和集體與金錢和內化資本主義的關係。

在這些女性主義理想實踐的過程中,我們也明白學習無止境,在行進的過程中我們也在建立塑造這條前進的道路。為了照顧好我們自己,還有很多很多事必須去做:持續延展既有的觀點、去了解在既定不對等的權力架構和我們擁有的特權背後生成的暴力,進一步更懂得察覺他們的存在。

雖然我們已經走了很久,為了到達那個我們心頭期待的那個新世界(對我們某些人來說,是在我們瘋狂的小世界裡),前頭仍有很長的路要走。種族歧視、階級歧視、成人(優越)主義、厭肥主義和大男人主義這些論調仍在我們的夥伴間持續發酵。

身處這許多待處理的課題之中,建立一個「好居未來」, 一個有著女性主義、實踐彼此有交集的、給女人空間的、其他姐妹們面臨的現實與壓迫都與我們自己的同等重要的場域 ;這樣的需求已經存在許久。在我們集體創造的同時,也需要水平前進 ; 擺脫自負、主角光環、用不同的方式共同生存、設立不一樣的價值認可方式。再者,秉持著「個人即政治」的意識,大步邁進。

我們如何建立起彼此的關聯和連結這件事,無法歸類到單純的個人層面,也無法保持靜默; 分享的愛是可能的、另類的連結和家人是必須的,在前進的過程中,我們也一路持續開展這些連結。

這個我們願意相信、想創造的新世界是一個仁慈慷慨的世界,一個我們能在其中相愛,並感到自傲的世界。世界每個層面都相互契合。我們會繼續朝這個目標努力。

 


「共同療癒」

烏帕莎納•阿葛瓦(Upasana Agarwal - @upasana_a), 作(印度加爾各答)

在日漸增長的右翼勢力、白人至上主義和氣候變遷種種衝突中,關注著療癒與滋養世界的社會運動者與女性主義者。本作凸顯女性主義的理想實踐如何現身並挑戰現狀,解放所有人,在行動中展現善良、團結和同理心。

“Healing Together” by Upasana Agarwal
FR Mag - “Healing Together” by Upasana Agarwal 1

「你真正強大嗎?」

宮索丹(GonzoDen - @GonzoDen)作 (比斯凱克,吉爾吉斯)
FR Mag - GonzoDen - 1
FR Mag - GonzoDen - 2
FR Mag - GonzoDen - 3

 


< 艾絲梅拉達在網路上引發新風潮

「性工作就是工作」:迦納青年女性主義者實現女性主義理想之道 >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