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ID是一個由女權主義者主導的、會員制的、並且支持運動的全球性組織,致力於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性別正義和女性的人權。

Join AWID now

© Adolfo Lujan | Flickr (CC BY-NC-ND 2.0) - modified

看看我,看看安全空間

作者:茱蒂安涅・木戚黎 (Judyannet Muchiri - @judyannet1), 加拿大    

去年十月,我來到肯亞,開始了我迄今認為最重要的工作。從那時候開始,我在肯亞一直探索著安全空間對於青年女性公民參與的影響。儘管這個研究是以學術目的為主,但也有十分個人的因素在其中。身為女性主義者,我的學術追求、我的專業工作表現和我的個人生活,深植在與每個人的對話之中,而對話的內容也深受女性主義價值所引導。

我現在人在納洛比,等待打亂我們生活的新冠疫情過去。在我不知何去何從的同時,這處境同時讓我有時間反思過去幾個月以來,在這個研究上所做過的一切。我已經與許多青年女性和女權組織對話過,一起構想和共創提供給青年女性的安全空間。我用相同的方式締造安全空間,一如我其他時候的工作方式;企圖擴展空間和青年女性自由。然而,我並沒有料到到這個工作可能會伴隨而來的情緒勞動,也沒有想到要達成這個目標所要付出的代價。
 
我有意識的運用女性主義和互動式方法,並清楚知道青年女性本身最知道安全空間對她們的意義。因此,她們應該才是那些明確表述什麼是安全空間的人們。通過這項研究,我試圖證明,在沒有安全空間的情況下,年輕女性參加公民活動的程度將是有限的。 因此,這項研究工作將呼籲對結構和生態系統進行投資,使女性能夠行使能動性並盡情揮灑人生。 (重要的是,在這裡我使用「女性」一詞時,要意識到這是一個籠統的詞,這其中也包括自我認同為女性者)
 
與其他研究一樣,我也準備好會有意料之外之事。然而,我很早就意識到,這與其他研究都不一樣。 當我開始與女性們見面並召集她們一同談論安全空間時,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女性如此溫柔地接納我以及我的研究工作。 當我在奈洛比、Nyanza和Rift Valley的女性身上持續感受到同樣的善意時,我開始思考從友善的立場來工作,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當我在肯亞各地旅行並與女性交談時,也很清楚看到,建立安全空間的工作並非易事。 這項工程需要更多的投入, 需要更多時間,需要更多資源,也需要更多的用心; 這項工作需要我們要非常刻意。

老實說,這超出我的預期,我沒有想到這項工作會要我付出什麼,還有情緒上勞動,我感到被壓垮了。
 
承認自己被壓垮了是很重要,同等重要的是,承認後要決定怎麼因應。這一直是我自己在學習的部分。 向自己承認「沒錯」,這個工作讓我感到沉重;是的,我需要退後一步;這就是需要自我照顧的時候。我在這裡使用「自我照顧」一詞,是指能夠抽出時間來照顧自己的需求,而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種特權,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我強烈感到,我們需要正面認知自己的位置以及這些不同位置所帶給我們的特權。也就是說,我已經學會了在這些情況下(而且有很多)要做的是,靜坐。
 
靜坐一直以來都是很困難的。事實證明,即使是要休息也是需要一些刻意的為之。 我之所以熱衷於此,是因為我認為這對其他女性主義者也是一個學習,那就是試著靜坐。

靜坐使我們能開始呼吸, 使我們感謝自己的在場,使我們能夠看得見所學的教訓, 它使我們能夠思考今後可以做些什麼。 換句話說,這是一個機會來退一步,帶著距離重新審視我們所做過的工作。這也是一個認知,認知到激發女性主義理想實現本身是一個持續性的工作,確實是需要時間的。

靜坐雖然有所幫助,但真正促使我繼續走下去的是我遇到的所有女性。從事著眼於結構改變的工作,往往難以立即見效,這讓工作很難一直保持動力。但這不該是一個阻礙, 每一點行動都會有所幫助。

儘管困難重重,全國和全球各地的女性在組織與付出的心力,為其他女性們拓展自由空間,知道這點帶給我很大的希望。這讓我知道,事實上,女性主義的理念實現和未來是可能的。

最後,我在此感謝這些扶持我並如此溫柔與我共事的女性們。我已經一一向妳們表達過感謝,但是我也希望全世界知道妳們的傳奇故事!很幸運能認識妳們,有妳們是世人的福氣。謝謝妳們。

 


「共同療癒」

烏帕莎納•阿葛瓦(Upasana Agarwal - @upasana_a)作(印度加爾各答)

在日漸增長的右翼勢力、白人至上主義和氣候變遷種種衝突中,關注著療癒與滋養世界的社會運動者與女性主義者。本作凸顯女性主義的理想實踐如何現身並挑戰現狀,解放所有人,在行動中展現善良、團結和同理心。

“Healing Together” by Upasana Agarwal

 


< 從隱身到現身:一位香港出身、擁性別流動認同的健美選手宣言

一個不開心的故事 >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