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ID是一個由女權主義者主導的、會員制的、並且支持運動的全球性組織,致力於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性別正義和女性的人權。

Join AWID now

© Adolfo Lujan | Flickr (CC BY-NC-ND 2.0) - modified

解放教會:讓聖經擺脫殖民陰影、支援西巴布亞省的女人

作者:  蘿德・萬寧博  (Rode Wanimbo - @rodwan986), 印尼 巴布亞省 嘉雅浦拉市

「神呀,我們無甚價值,我們是有罪的一方,自從伊娃在伊甸園吃下蘋果之後。我們僅僅是種地瓜、照顧豬隻和生小孩的女人。我們相信您在十字架上死去是為了讓我們自由。感謝您,奉以耶穌之名,阿門。」

在我造訪村莊裡的牧師時,常常聽見這段經典的婦女祈禱詞,甚至我自己也多年來複誦著這相同的祈禱詞句。

我在西巴布亞省的中央高地,一個叫阿格慕亞(Agamua)的地方出生長大。我父親屬於拉尼族(Lani),而我母親出身自瓦拉可(Walak)。

在拉尼和瓦拉可族語裡,兩者皆是中央高地上的主要語言, 提魯(tiru) 的意思是「柱子」。 在拉尼傳統的圓形屋(honai) 中央,在火爐(wun’awe)周圍會有四根提魯柱子挺立並支撐著屋子。提魯柱子是用最強韌的木頭,鐵木(a’pe)做的。鐵木放到圓形屋內的火爐中點燃、直到它冒煙,在火燄中燃燒和冒煙時間越長的鐵木越是堅韌。沒有提魯柱子,圓形屋無法挺立,而西巴布亞女人就是這些提魯台柱。

西巴布亞位於新幾內亞島的西部,坐擁世界上某些最高的山峰、最密集的叢林和最豐富的礦產資源。超過250個部族以此為家,此地還有著驚人的生物多樣性。因它豐饒的自然資源,西巴布亞在過去幾個世紀以來都是外國殖民者覬覦的對象。截至西元1963年前,荷蘭人一直殖民此地。然而,在1969年的一場政治操作行動後,我們被荷蘭移交給印尼。

第一批德國的傳道士在西元1855年抵達曼諾瓦里的曼西南島(Mansinam Island, Manokwari)。在接下來的1950年代,來自美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的歐裔新教傳教士,分別前來將基督信仰帶到西巴布亞的中央高地上。

聖經創世紀1:26和1:27篇章有言,男人跟女人都是由神的形象創造出來的。這代表著全人類生來就有自己的使命並具備了自治的能力。「『拉達(Radah)』這個字在希伯文裡代表自治,意義是管理能力。『拉達』並不是如教宗尼古拉五世行使的封建勢力,公然允許天主教國家去探險的權力並宣稱自己國家對非基督教土地的統治權。要削弱人類自治的能力,就是在消滅地球上神的形象』(麗莎・莎朗・哈波(Lisa Sharon Harper),《上好福音》)。

印尼福音教會(GIDI)於西元1963年創立。在週日的禮拜儀式中,女人除了協助收取捐款之外,被視為全然無用。在四十年後,2003年,現今主教會議架構裡已有對婦女部門的介紹。

2013年11月,我受託成為印尼福音教會會議中帶領婦女部門的人。

與其他幾位女性領袖一起成立了一個致力於讓聖經脫離殖民陰影的「細胞小組」(小團體)。我們一同學習如何重新架構並做出支持女性的聖經經文詮釋。

一位名喚伊莉莎白・斯・佛羅倫莎(Elisabeth S Florenza)的女性主義神學家將這個活動稱作「女性主義聖經註解學 」(喬辛納・沃斯拍克里克(Josina Wospakrik), 西巴布亞教會的聖經詮釋與女性邊緣化)。

在細胞小組之外,我們訪談了年長的女性,希望蒐集我們祖先的智慧與價值觀。就像貝爾納·那羅科比(Bernard Narakobi)在他《美拉尼西亞的方式》(Melanesian Way)一書中提到的:「我們的歷史並不是從與西方探險者接觸來才開始的、我們的文明不是基督傳道士來之後才開始的。我們擁有長久的文明歷史,對我們自身的歷史致上合適的敬意與給予空間是我們重要的一部分。」

楊(yum)是一種用木頭纖維或樹葉手工編織而成的織網或是袋子。楊象徵著生命與希望,備受人們看重。當拉尼族和瓦拉可族的女人結婚時,我們娘家的阿姨會將楊放在我們的頭頂,它代表著我們承擔著生子與提供食物的責任。楊也可以做在花圃中採收作物的容器,還可以把嬰孩放進楊裡搖到睡著,給予嬰兒溫暖與安全感。

「西巴布亞的女人就是楊和提魯」這樣的認知已成為我們在耶穌基督的看望下,透過專題與焦點小組,討論女性在基督教中的角色的主要依據。從2013到2018年,我們專注在重新建構在印尼福音教會對女人的觀感,還有塑造女性健康的自我形象。我們仍在瞭解我們與主耶穌的關係為何,略過那些神學家或早期教會牧師的教導。喬辛納•沃斯拍克里克(Josina Wospakrik),一個西巴布亞的神學家說:「福音是豐盛的,卻因人的野心和各式計畫而耗盡。」

自2018年開始,印尼福音教會的領導團隊和我制定了四項主要計畫:將聖經去殖民化、在小組中講故事、對訓練員在閱讀能力與性別意識上的培訓。第四點,支持雅陪您(Yapelin) 和 雅書碼 (Yasumat)這兩個由印尼福音教會設立、從宗教信仰出發的組織舉辦簡單簿記和儲蓄的團體工作坊,目標是觸及社群中的婦女們,她們的經濟、社交和健康需求。

說故事團體

在這個計畫中,我們創造了一個讓女性能安心講話的空間 - 每個女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們坐在一起、學習如何成為好的聆聽者。

「我成為基督徒並被教導說政府是神的代表。為什麼在軍隊燒了我住的村子、殺害了我的親戚時,政府什麼都沒做呢?」在團體裡的一個女人問。「我阿姨被強暴了。」她靜默了一陣子,無法言語。她哭了,我們都哭了。

說故事的過程驅使我們進入更深入的對話。我們開始思考聖經經文在我們生活現實中的意義脈絡。

我們問彼此問題:在我們艱難的時候,神在哪裡?政府真的是神在世間的代表嗎?為什麼造物者允許有特權的人以基督與發展之名摧毀祂自己的形象呢?在這過程中,我逐漸了解,長久以來自己一直是透過他人的眼光來閱讀經文。

教會應該是一個讓人安心分享故事之處,也是讓人放鬆靜下來與休息的地方。在我們反思做過的誓言時,那些說出她們故事的人進入了傷口與創傷的療癒過程。

婦女面對財務的讀寫能力

西巴布亞人傳統上把在人際關係上的投入當成投資。儲蓄被理解成一個對關係的投資,而非存在銀行裡。當印尼中央政府同意以「特殊自治方案」回應西巴布亞人對於民族自決的要求時,許多政府政策損害了家庭生活的品質,且未照應女人的實際需求。女性的文盲率很高,這意味著多數女性沒有銀行帳戶可使用。沒有存款,看病和醫療變成一場艱難的掙扎。

透過像「雅陪您(Yapelin)」這樣的主要計畫,還有女性積極的參與投入和支持,我們在博康迪尼 (Bokondini)和嘉雅浦拉 (Jayapura)建立了儲蓄團體。這些團體由擁有銀行帳戶的女性領頭。

我們與Yayasan Bethany Indonesia (YBI) 和一個在嘉雅浦拉由宗教信仰出發設立的組織 Yayasan Suluh (FBO)合作,帶領了四個關於財務讀寫能力的工作坊。這個團隊訓練了馬老奇(Merauke)、森塔尼(Sentani) 和本那哇(Benawa)這三個不同教區的訓練員。現在在不同教區,我們總共有三十名能帶領財務讀寫能力計畫的訓練人員。

我們不會因為缺乏財務支援的困境而中止計劃。被貼上反叛者的標籤也不會阻止我們站起來、在教會評鑑會議與論壇中發聲。外界給予極大的壓力,但我與幾位同為女性的領袖共同承諾、堅定請求掌權者們從內部解放教會。

聖經教義中的「福音」應該成為將女人從極端父權勢力循環下解放出來、從社會汙名裡解脫的「幸福之音」,讓女人回歸造物主最初的意旨。

福音應該是照見我們全體是誰的鏡子,如同麗莎·莎朗·哈波在《上好福音》一書裡寫的一樣:「福音並非只是個人與神、自我、和社群的和解,更觸及系統正義、人類族群間的和諧、和受壓迫者的自由。」

 

 


「為黑人生命的獻祭」

索卡莉•阿金(Sokari Ekine - @blacklooks), 作 (紐奧良)

一場發自療癒與自我照顧的政治行動,引導我們專心一致,行動劃一; 在紐奧良,我們過去及未來皆擺出祭壇,奠祭死於警察及白人至上主義者私刑的英魂。

FR magazine - Sokari Ekine - 1
FR magazine - Sokari Ekine - 2

 

 


< 女性割禮幸存者的故事

我的酷兒齋戒月 >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