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ID是一個由女權主義者主導的、會員制的、並且支持運動的全球性組織,致力於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性別正義和女性的人權。

Join AWID now

© Adolfo Lujan | Flickr (CC BY-NC-ND 2.0) - modified

薑黃羅望子飲,愛與女人靱性的根源

作者:普里卡・沙拉斯瓦提 (Prinka Saraswati )
印尼 峇里島 吉安雅縣 (Gianyar)

月經週期通常在27到30天不等,一個週期裡月經只持續約5-7天。經期期間體內的發炎灼熱導致疲倦、情緒起伏和抽搐等狀況之主因。

在傳統的爪哇文化裡,這是個讓女人休息與自我照護的時段。在此期間,女人會飲用一種叫Kunyit Asam的藥草飲來舒緩不適。這個萬靈藥飲是將薑黃和羅望子在一個鍋子裡煮滾而來。

我仍然記得我的初經,它在小學畢業典禮的前一天來潮。我騎著腳踏車的時候,發現有溫暖的液體沿著大腿流下來。到家後,我盡最大的努力把自己弄乾淨、並給自己放了一片衛生棉。母親下班回到家是四個小時後的事情了。我告訴她我的初經來了。她直視著我,問我感覺如何?我告訴母親很痛,身體到處都浮腫浮腫的。接著她讓我跟他一起去後院。我跟著母親去到我們的小樹林間,母親在土地上坐下來,微笑著。

「看到那片薄薄的葉子了嗎?那是薑黃屬植物的葉子,這種植物會在你手上會留下黃色的漬跡。葉子不重要,關鍵是它的根。挖挖土、然後輕緩地抓抓它的根。」我母親教我如何採寶鼎香或薑黃的根。然後我們去到廚房,母親將一鍋放有羅望子的水煮開。等待水沸騰時,她告訴我如何清洗和磨碎那橘黃色的根塊。接下來,我們將磨碎的薑黃放進燒滾了的羅望子水。「明天,你就可以自己做這來喝了。這會讓你感覺好一些。」

我記得第一次嚐到這飲品的味道:微苦,還有點酸。母親總是將它溫熱後才給我。她也會在大水壺裡放一些,讓我把它放在胃部或是下背部的位置,來進一步舒緩不適。好多天過後,母親和我的手,她的手,我的手,好幾天都是黃色的。我的朋友一看到我手黃黃的就知道我月經來了。一年過後,我發現便利商店有賣瓶裝的薑黃羅望子飲,不過我還是習慣在經期來潮時自己做,因為便利商店賣的都是冷的,它聞起來沒有濕潤的土地氣息和廚房的溫暖。

時間快轉,我已是一位能為在經期中的朋友順手準備這道藥飲的26歲女性。我會為我同居室友們做一些,也會送一些去給住在其他城鎮的朋友。我沒有在自家花園裡栽種薑黃,但我母親的愛已植入我心,而這份愛也隨著藥飲一起分享了出去。曾經,它從花園出來,最後出現在杯子裡;現在,它是從「傳統市場」出來,出現在同樣的杯子裡。

幾天前,我問母親誰教她做薑黃羅望子飲這道藥草茶飲(jamu)的。

「哪還會有其他人?當然是你外婆囉!你外婆可不只是一個老師」母親說。我與外婆從沒親近過,她在我八歲時就過世了。從母親那邊我得知所有關於外婆的資訊,就是她是一位下班後也在備課的數學老師。我對外婆的想像是因她工作勤勞、與她的孩子有些疏遠。母親對此不置可否,但能理解這是外婆為人母的討生存方式演變而來。「她很努力地找出時間跟我們一起,真的很努力。她教我做薑黃羅望子飲,這樣我就可以照顧自己和姐妹們。」

我母親是家裡七兄妹裡的老二,有六個姐妹。祖母教導母親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讓她的孩子們能照顧彼此。當祖母教我母親如何準備這道藥草飲時,她教我母親的姊姊是如何種植薑黃。祖母很清楚哪位孩子熱愛土地的氣息、又是哪個孩子喜歡廚房的氣味。母親是後者。她是從她姊姊,我大阿姨,那裡學會如何種植薑黃。

我祖父曾在銀行工作,但在四十幾歲時被裁員。因此,祖母必須打工來養孩子。母親高中的時候,祖母會在日出時就把她與她姊姊叫起床。「你們可以幫我挖一些草藥根,好嗎?」當然,沒有人會說不好,特別是在自己母親要求的時候。在爪哇文化中,說「不」聽起來是很糟的回應。她們三個人就這樣一起去後院挖掘深埋在土中的薑或薑黃的根莖。她種了很多這類的根莖作物,如爪哇薑黃(temu lawak)、莪术(temu putih)、薑(ginger)、 高良薑(galangal)、凹唇薑(kunci)、山柰(kencur)、寶鼎香(kunyit)。

就在那天,母親了解到她的母親從來不曾走遠。那是她能與自己的媽媽多相處一些的時光,在那花園中、在那廚房裡。

「我們要送些薑黃羅望子飲給住在河對岸的Ibu Darti和他的女兒們。」我祖母這樣告訴我母親和阿姨。她們將這溫熱的飲料倒進一個大熱水瓶。之後祖母在去學校的路上會把水瓶送到他們手上。

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多人跟祖母訂薑黃羅望子飲。全家動員一起幫她製作藥草飲並送貨到客戶家。這小生意僅維持了幾年,我母親和她的兄弟姊妹卻因此得以受教育。

在我寫作這篇前幾天前剛被裁員的母親,今天採收了薑黃還有其他根莖作物,現正在她的廚房裡製作薑黃羅望子飲。

今天下午我的電話響起,就在我煮沸了我這邊剩下的那一點薑黃碎屑的幾分鐘過後。今天是我的經期剛過的第一天。

「Ingka,你煮完薑黃後有沒有好好地洗鍋子?如果妳不馬上把鍋子洗好的話,它永遠都會黃黃的!」
 
 


 


  • *empon-empon 指的是像薑、薑黃這類植物的根。這個表達從爪哇文字裡的Empu而來,意思是擁有深刻認識的事物或人。

  •  *jamu 是印尼傳統的萬用藥飲,以根、樹皮、花朵、種子、葉子、果實製作而成。

  • *Yang Ti 是爪哇話裡的「祖母」,從Eyang Putri這個詞兒來,原意指你引以模範的女人。

  • *Pasar 在印尼話裡指的是「傳統市場」。

 


 

女性主義運動」

「卡琳娜•圖卡利(Karina Tungari - @_katung_), 作 (德國漢堡)

當越來越多的女性支持彼此,我們就能更早看到進步。團結讓我們更強大,發揮更大影響力。

FR Mag - “Feminist Movement” by Karina Tungari

 


< 我的酷兒齋戒月

我們的阿雷帕餅:來自廚房的抵抗 >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