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ID是一個由女權主義者主導的、會員制的、並且支持運動的全球性組織,致力於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性別正義和女性的人權。

Join AWID now

© Adolfo Lujan | Flickr (CC BY-NC-ND 2.0) - modified

從隱身到現身:一位香港出身、擁性別流動認同的健美選手宣言

 作者:羅小風 (Siufung Law - @siufung_law), 香港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八號在哪裡?九十八號請回到隊伍裡來!…九十九!一百…!潮濕充滿汗味的、擁擠的後台裡,小姐毫不留情地要每個選手都排隊站好。在這次的健美職業聯盟比賽日,第一個項目就是女性健美。十五位肌肉發達的壯碩女人,彼此勉強貼身擠在狹小的後台空間,等不及要上台展露炫耀自己的氣場。身著有型並各有特色的比基尼、上了妝容,這些女人正不斷活動著她們那訓練有素的肌肉、期待讓裁判們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象。

小風是第九十九號。這是Ta女子職業健美比賽的首秀。因爲人數太多,這些女人被分成兩列。小風的穿著與其他女人無異:Ta曬成深棕色的身體呈現明顯的肌肉線條; 梳到亮得發光的髮型是自雇專業造型師的傑作; 閃亮的銀鐲在Ta的雙腕間甩動; 還有與Ta紫羅蘭色比基尼搭配映襯的妝容,突顯這身堅實的肌肉內裡女性特有的氣質。在等候上台時,小風觀察其他參賽者,感受到一種熟悉的強烈情感、緊繃氣息、與緊張感。多數參賽者看來都坐立難安、稍有心緒不寧和焦躁,彼此暗中估量彼此。擁有大塊肌肉,站在台上彎曲肌肉擺出規定的姿勢的小風看來相對放鬆。小風明亮的微笑令其他參賽者黯然失色。Ta是史上少數幾位參與這個競賽類別的亞洲女性健美運動員之一。

FR Mag - Siufung Law

女性主義者認為女性健美是一種挑戰性別與身體固化假設思維的運動。女性健美運動者公然挑戰了保守傳統的概念,是女性實踐很精彩的範例。透過建立他們有力量的形象,這些女人重新定義了「肌肉」的意義。「肌肉是不分性別的」小風在一場媒體訪談裡說到。「男人與女人有著相同的身體結構。這抵觸了傳統意識形態裡預設『肌肉是男人的表徵,只有男人能有肌肉』的概念。」

小風生為生理女性。高中時自我認同為女同性戀者。在香港,人們對學術成就偏執、不重視運動文化;小風的父親是Ta就讀學校的副校長,相信追求運動競技的表現會對學術成就造成必然負面的影響。父親也認為在全女校裡的許多女性運動員都是假小子,試圖藉由運動表現吸引女性的注意。因此一直到上大學之前,小風都被禁止從事任何運動。Ta參加了越野和泛舟的校隊,之後更成為女性龍舟市隊代表。嘗試過不同運動後,小風最終情歸健美運動。

          

小風迷上了這個有趣又內含衝突意味的運動:這項運動同時迎合了主流性別階級概念,也反抗了它的固化。與多數運動一樣,健美文化非常男性導向:男性贊助者推動大多數的健美秀,並邀請男性為正式評審,目的是要娛樂男性觀眾。女性健美選手無論在運動圈內或圈外都極度被邊緣化。女性健美選手時常被認為太肌肉發達、太壯太怪異,其形象不適合刊登在健身雜誌上,因此失去很多公開宣傳與被贊助的機會。即使女性健美運動成為在這個圈子裡第一個屬於女性的項目,近年來女性線條、女性體態、及女性身形和女性比基尼等這些強調肌肉塑形而非肌肉質量的新項目被制定加入。當著名的「奧林匹亞秀」在2015年取消女性健美的項目後,女性健美者更進一步地被健美界孤立。直到2020年,女性健美才重新被列為比賽項目。

這個項目重新被包裝成在肌肉之外、凸顯女性特質的活動。女性特質的符碼不只在健美舞台上被強力展示,在後台亦是。在社群媒體上,隨處可見女性健美選手化著濃妝、擦閃亮的指甲油、身著可展現女性線條的服裝在健身房中展現她們的陰柔特質,就好像要與她們充滿肌肉的身體展示的雄風相抵。當這些女性因練出大量的身體肌肉而被當成是性別既有印象的異議者,她們被刻意凸顯的女性特質就是為了要迎合本有的「理想女性形象。」

在小風迷上健美運動的前一年,Ta認知到自己想在社會上被認同為男性,而在2013年出櫃為跨性別男性。成為健美運動者第一年的訓練期間,小風未曾想過要到台上競賽。當時Ta生理與法理上皆仍是女性。小風認為比基尼是女生才穿的服飾,僅僅是想到要在台上穿著比基尼這件事,就令Ta驚惶。在自我性別認同和對健美的熱情間掙扎著,小風開始從學術的角度切入有關跨性別的研究,尋求一個問題的答案:一個人能同時乘載雙重性別認同到什麼樣的程度?

2015年,小風參加了Ta人生第一場健美秀並贏得了亞洲區公開女子形體比賽的冠軍。2018年,小風成為國際健美職業聯盟的職業女性健美運動員。這場勝利讓小風對自己的身體有了新的理解:Ta不但克服了穿比基尼的恐懼,更享受在台上展示女性特質的時刻。Ta認知到在概念限制之外,健美運動提供了一個讓人能持續學習與放下性別標籤的平台。Ta對自己的女性特質和男性面向有同等的熱愛。在不同脈絡裡,小風希望能同時被認可為女性和男性。因此Ta不再認同自己為跨性別男性。

小風獨特的個人經歷挑戰了強加在女性健美選手身上的各式規定。Ta在性別流動和非二元性別的自我認同掀起了健美社群裡的騷動,特別是小風以在社會認知中更「男性化」的外表現身。儘管如此,小風的經歷鼓舞了女性和跨性別健美運動員以勇氣來面對現實。同時,小風對自己生活方式的堅持也引發了關於跨性別人權與健美運動等有意義的討論。例如說,同樂運動會是一場為期九天、由性別酷兒社群組織的國際多元運動、藝術、及文化展演的盛事,將於2022年在香港舉辦。小風作為該盛事唯一性別流動的活動大使,希望能在健美與多數其他運動中帶入第三性別的項目。小風同時也是「運動員盟友」這個組織的專任大使,力求終結運動場域中人們對同性戀與跨性別的恐懼。

FR Mag - Siufung Law 1

小風矢志要改變香港既有的對於跨性別的認知。在香港及多數亞洲國家裡,既定二元跨性別者獨佔了跨性別的論述。二元跨性別者是那些希冀透過手術或荷爾蒙注射,將自己轉變為自己偏好性別的人。當地或是國際新聞裡常著重報導這群人在日常生活中碰到的困難和Ta們所遭遇的歧視,卻讓非二元性別的跨性別者沒有現身的空間。小風勇敢地接受媒體訪談、談論這當中「其他」的選項和倡議性別流動的認同。作為非二元性別的女性主義者,小風提倡跨性別人權的重要性、並提升社會對於運動界中性別平權(特別是女性平權)的意識。剛開始,小風穿著比基尼的影像在當地跨性別族群中引起熱議,特別是抱持本質主義的跨性別者嚴詞拒絕承認小風為跨性別族群中的一員。慢慢地,當本地媒體開始正面報導小風的故事、擁抱促進性別多元的概念時,小風才終於被性別酷兒族群接受,現被尊為當地性別流動族群的先驅。

小風的經歷體現了女性主義的多重身份和認同的交互影響。在運動與跨性別的領域裡,小風都代表了女性實踐的實象。作為一位女性健美選手,小風不僅解構了性別與身體的既定階級概念、展現了女性主義的意念,更在社會生活中抵制為迎合男性而被強制規定的女性符碼。Ta的經歷可證一位女性擁抱多樣健美活動面向的可能性。而身為一位性別流動的倡議家,小風顛覆了跨性別者對二元性別的主觀假設,提供了另類的、不須選定二元性別的性別展現。小風的故事在性別酷兒族群和運動界開啟了擁有深刻意涵的對話。

小風的經歷印證了「活出真我」這個格言。Ta是個活生生的範例,讓我們重新想像性別與性向無邊無際的各式可能性。

 


「當他們看見我們」

蓮•迪洛特索耶(Lame Dilotsotlhe)作(波札那共和國)

一、喀斯媽媽

本作頌揚已逝喀斯媽媽(Mama Cax)的生命歷程。她不僅是一位模特兒、障礙者人權運動者和女性主義者,更重新定義了我們對身體自主權的理解。對我來說,這就是付諸實踐女性主義的力量。夠辣,夠多元女力(womxn),夠女王。

FR Mag - Lame Dilotsotlhe - MamaCax

二、超酷兒女性主義者

這是在女性主義者的空間裡,跨性別男性面對的現實景況。他的意見常被噤聲或遭生理帶來的優勢束縛。他的存在本身就是挑釁。這突顯了女性主義空間可以如何接納多元性並凝聚起團結精神。

FR Mag -  Lame Dilotsotlhe - Very Queer Feminist

 


「拳擊不拳擊」

吳宜霏 作 (台灣)

作為一個拳擊手和指導員,我認為教女孩子拳擊是一種女性主義理想實踐,因其轉變運動的性別既有概念,並對抗男子氣概霸權。

 FR Mag - Wu

 


< 女性主義者抗爭系列

看看我,看看安全空間 >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