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ID是一個由女權主義者主導的、會員制的、並且支持運動的全球性組織,致力於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性別正義和女性的人權。

Join AWID now

© Adolfo Lujan | Flickr (CC BY-NC-ND 2.0) - modified

艾絲梅拉達在網路上引發新風潮:社群媒體如何讓羅姆女人拿回在公眾視野中的一席之地

作者:艾美莉・赫伯特·蓬頓尼 (Émilie Herbert-Pontonnier - @romani.herstory), 比利時

還記得艾絲梅拉達嗎?

法國文學巨擘維克多·雨果筆下的「吉普賽」女英雌、因迪士尼發行的「鐘樓怪人」而大受歡迎。在這部廣受喜愛的動畫中,艾絲梅拉達是個擁有深色肌膚、烏黑的秀髮與睫毛的女人。這部動畫自1996年發行、在全世界引起風潮以來,艾絲梅拉達穿戴金飾、低胸露肩的馬甲、多彩的長裙和配帶鈴鼓的樣貌深入人心,進一步樹立了羅姆(俗稱 吉普賽)女人在世人心中的形象。

作為一個1986年出生、擁有羅姆血統的法國女人,我無法粉飾太平地說小時候沒受到「鐘樓怪人」任何影響。十歲時我看了這部動畫片,那時艾絲梅拉達是唯一在主流文化裡我可以引以為傲的羅姆女人。即便她的形象與我無涉,但讓我模糊地想起我的母親; 更關鍵的是,在一眾膚白似雪兼湛藍雙眼的迪士尼公主裡,她是我唯一的選擇。

我父母告誡我在公眾場合沒事別提到自家母系家族裡的羅姆血統,特別是在學校裡。羅姆人在主流想像中仍屢屢被認為是「無法無天」和「擾亂秩序」的族群。秘密、羞恥和代代相傳的創傷形塑了我的自我認同。往後我發現在羅姆家庭裡這樣的「秘密」很常見:藉由讓孩子隱瞞自身的種族血統,父母保護他們不被長久以來始終認為羅姆人是「他者/異類」的社會傷害。這是生存策略。

過去二十年來,主流社會對羅姆女人的想像仍沒什麼長進。羅姆人在很多歐洲國家裡仍被社會排擠、欠缺取得醫療或教育資源的機會、連找工作和合適住屋都是挑戰。根據統計的結果,羅姆女人較非羅姆人更容易遭遇性暴力與虐待。媒體大肆推廣的羅姆女性形象,不是將她們化身為特定癖好的目標(像是算命師、巫婆、或帶有異國風情的神秘角色)就是敗壞她們的名聲(像是骯髒不識字的乞丐)。

在主流文化裡稀缺並被刻意掩蓋面目的羅姆女人,讓我們否定了自身最基本的人性。

然而,羅姆女人是歐洲社會裡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作為公民、藝術家、科學家、作家、社會運動者、羅姆女人用大量各式各樣的方式在改變現實的環境。其中有許多人在像是藝術、政治、科學、科技、工程、數學或時尚等多樣的領域中大放異采。我們不缺少正面的人物典範,欠缺的是能引起公眾注意的能見度。

以身為女性主義者為傲的我,對由女性角度重新詮釋女人在歷史裡的角色、並從自身經驗出發書寫我們的「她歷史」這件事深感興趣。因此,在2020年的國際婦女節當天,我在以照片分享為主的Instagram平台建立了新的帳號、自然而然地將它命名為 @romani.herstory(直譯:@羅姆・她歷史)。那時的我對社群媒體很陌生 — 事實上,我甚至沒有智慧型手機,並很快就發現這是一個麻煩 — 不過,我很希望@romani.herstory可以推動流傳羅姆女人的各式樣貌。一週兩三次,我會在Instagram上寫一個羅姆女人的生平故事,一位藉藉無名的英雌、或是反抗體制的先驅。在這你可以找到潘納辛卡(Panna Cinka)的故事,一位生活在18世紀、衝撞當時性別既定觀念的匈牙利小提琴家; 還有蘇瑞雅波斯特(Soraya Post),一位瑞典政治家和人權運動者; 兩位塞爾維亞的演員兼饒舌歌手斯蒙霓達和珊卓· 斯莉莫非克(Simonida and Sandra Selimović),還有那位天賦異稟生於19世紀、以藝名「獅女· Pauline De Vere夫人」著名的野獸馴獸師艾倫· 查普曼(Ellen Chapman)。

選擇Instagram平台是因為它有潛力能讓我以簡短、平易近人、能吸人眼球的肖像速寫接觸到廣闊多元的觀眾群。很快地我就必須安排時間來回應每天寄給我表達支持的訊息,這些訊息主要來自羅姆女人,但也有其他族群參與。我的「粉絲」們常常寄給我一些女人的名字,希望我在平台上發表她們的故事。創設@romani.herstory這個帳號讓我發現網路上可以建立另類合作的知識產出方式; 對我個人來說,這也幫助我認同自己、對作為一個生活在數位時代的年輕羅姆女人更有自信。

網路和社交媒體讓羅姆女人們能跨越邊界的藩籬來連結創造新的運動形式

各行各業的女人們現在可以透過共有的倫理與文化習俗,輕鬆地與彼此互動並分享抵制主流思想的策略。特別的是,線上的社群提供了為羅姆文化重新定義和新塑其樣貌的機會,主流媒體則只會掩蓋羅姆人的存在。

羅姆女人積極地參與這場典型的變革,並透過與彼此的對話,展示出她們在主流媒體裡極少被允許出現的樣子:風趣的、創意無限的、聰慧的、愛嬉戲的、好奇的、複雜的、和堅定支持彼此的。藉由在這些虛擬空間裡佔據的一席之地,我們在這個幾百年來堅拒羅姆文化的社會公開提出我們的主張,肯定自身存在的價值。

然而,我了解到對孤立無援的羅姆女人來說,在Instagram上@romani.herstory 帳號裡人們的歡慶只不過是空中樓閣。比起滑手機看社群媒體發表的東西,她們有更緊急的事情必須去處理解決。更有甚者,許多羅姆人並沒有連結到通訊科技的管道或是不具備有效使用社群媒體的數位閱讀能力。換句話說,那群我希望我寫的「她歷史」能激勵鼓舞到的羅姆女孩們,也許根本無法讀到這些故事。

這是為什麼在開始經營@romani.herstory兩個月後,我決定註冊Ko-Fi的帳號,繼續推廣這個想法。Ko-Fi有點像是個虛擬小費箱,是一個允許任何有PayPal支付帳戶的人小額捐款給他們喜歡內容的創作者的平台。同時我也決定每個月將在Ko-Fi平台上得到的小費全數捐贈給協助弱勢羅姆人的草根團體,尤其是特別支持羅姆女人和女孩賦權運動的組織。我第一個捐款的組織是E-Romnja。E-Romnja於2012年在羅馬尼亞成立,支持聲張羅姆女人人權。那時E-Romnja正在為她們的「COVID-19新冠肺炎緊急補助基金」募款,希望提供需要資源的羅姆家庭日常用品雜貨、不易腐壞的食物、尿布、肥皂、消毒劑、和其他的生活必備品。大家對此的迴響熱烈:四天內我就收到從一歐到三十歐不等的多筆捐贈款項,達到原先設置100歐元的募款目標。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參與貢獻。儘管是在虛擬的世界裡,這樣募款活動卻可能在現實社會實踐紮根,並且有效地建立起彼此協作、以女性為導向共生共榮的連結來改善各地羅姆女人的生活。

我不會陷入「科技烏托邦」想像的陷阱,或是假裝新科技能在一夜之間消弭社會對羅姆人根深蒂固的歧視—事實上,在網路上針對羅姆人與流浪者的仇視言論仍然是我們最大的顧慮。話雖如此,數位科技和社群媒體讓我們可以改變社會,並在主流媒體成見之外創造另類的可見度。

我們生存的現實不該再被刻意沈默:艾絲梅拉達在網路上引發了新風潮、取回自己的一席之地。

 


「如果我們棕膚女人允許的話」

納耶樂•所樂達德•歐托榮克斯•蒙戴•葛非藍(Nayare Soledad Otorongx Montes Gavilan - @paellaypaelle), M作 (西班牙馬德里)

在一個我不願記得名字的種族主義國度,存在著大地的顏色、金光閃閃的顏色、神聖的顏色。自己的身體自己保護。

FR Mag - “Si las marronas lo permiten” by Nayare Soledad Otorongx Montes Gavilan 1
FR Mag - “Si las marronas lo permiten” by Nayare Soledad Otorongx Montes Gavilan 2
FR Mag - “Si las marronas lo permiten” by Nayare Soledad Otorongx Montes Gavilan 3

「布料、熱情和叛逆時尚」

撒爾瑪•索利曼(Salma Soliman - @salamii360), 作(美國洛杉磯)

我的存在是一種反叛與對抗。我持續規劃自身在世上立足的藍圖,照我的規矩來。我的衣著打扮體現了創意、活力、和自信,讓我積極對抗父權與資本主義的架構和規範。

“Fabrics, Passion, and Rebellious Fashion” by Salma Soliman

 


< 我們的阿雷帕餅:來自廚房的抵抗

我們的鄰里、我們的網絡、我們的力量 >
 

Share this